蔚来李斌:狂风暴雨中,忠于你的出发点

发布日期:2019-07-22

李斌的2018注定将在兴奋与焦虑中度过。

2017年底蔚来ES8的发布之后,他收获的是一众人的期待,而在2018年这些温存的期待开始逐渐的被释放,这变成了一场追赶期望的竞赛。

组队、融资、定义产品、供应链、量产交付、服务落地……蔚来「一关关」的闯过这些新造车的「坎」。只是在量产交付上,除了焦急等待的预订用户,还多了更多拿着放大镜观察蔚来的人。

作为国内第一款将服务和量产车交付给用户的新造车企业,正是检验这支看上去精良的部队的第一次集体作战。接下来的几个月进展不仅是这家公司至关重要的时刻,李斌也反复强调这是蔚来的「危险期」。

6月28日,蔚来正式对外交车。但蔚来没想到的是,在收获好评的喜悦时,质疑的声音、苛刻的审视,甚至是居心不良的推测也都一并出现,甚至还被调侃「重新定义了量产交付」。

这一切远不到一个可以下定论的时候,只是我们需要给他们多点耐心,少点猜忌。李斌在极客公园Rebuild 2018科技商业峰会上直言:「交付确实推迟了1个月左右,这我并不担心。」反倒李斌担心的「坎」是即将到来的服务,「能不能保持一样的标准,能不能真正的让你的每一个同事、员工,都用一样的标准去服务千差万别的需求,我觉得这个坎还没有来到,但即将来到。」

「豪华创业者」的成功不是理所当然。即使他们背后赢得了很多的人支持和信心,创业这件事也永远不会因此降低难度。「你这一次买了彩票,不代表你下一次一定会中奖,我觉得连续创业不一定有更高的成功率。」李斌说。

所以每当他们在正确的道路上每迈出的一小步,都有足够大的意义。

早已有「出行教父头衔」加冕的李斌,当下更关注蔚来迈出的第一步:「我们要怎么熬过狮子刚生下来的危险期,至关重要。」李斌说,「也许等我们交付完一万台创始版,像小朋友百日要过生日一样,那个时候我们才能松一口气。」

李斌想要交给市场的,不仅是一辆电动汽车,更重要的还是这背后包括换电、销售甚至情感等一系列线上线下的服务体系。用李斌的话说,蔚来更重视「技术和感性」的体验,而ES8也是一辆注重情感体验提升的科技产品。

有人从李斌身上看到了马斯克的影子,看到了对于汽车服务体系的巨大变革,也有人担心变革的艰难之路能否走顺,更有人觉得它是汽车界的小米,它的模式创新很多人要过几年才能看懂。到底该如何解读李斌和蔚来汽车?很大程度上,回答了这个问题,几乎也就能管中窥豹,了解未来一段时间里出行领域的最大看点。

李斌在极客公园Rebuild 2018科技商业峰会上「鹏友说」的完整访谈内容也许会给你答案。

「从0到1」

张鹏:我印象里,你是一个特别平静的人,但听说你在6月28号交车那天的合作伙伴的大会上,好像情绪有一些激动。自打有些人哽咽也没有做好之后,这个词就成了负面的,但我还是要问,你是哽咽了吗?

李斌:其实就是当时放视频,很多合作伙伴的代表跟我们讲他们和蔚来的故事。站在边上看了以后确实稍微有一点控制不了情绪。真正感动的是这些信任,这些期待,来自于合作伙伴的,来自于用户的。人家对你有很多的期许,这种期许其实有的时候还是挺打动我的。

张鹏:这里有一个外界的总结,新造车的几道「坎」,你觉得这个定义对不对?不知道哪个在你看来是最难的,或者说最难我们都不知道?

李斌:都是很难的,其实是一关一关过。最初肯定是「组队」,组队行不行,基本上决定了这个公司的高度和这个执行力和这个公司到底能走多远。对于我来说,「融资」没有成为我们的坎,因为我们朋友圈比较大。

「定义产品」可能不能叫坎,这个其实是考验你的判断。我经常说车是娘肚子里就定了能卖多少台,就是你的品牌到底定位在哪儿,你卖给谁,这个车不仅展望当下,更重要的是展望将来。如果定义错了,就没有机会了。

「供应链」是坎,挺大的坎,前面的定义产品,研发这些基本上是自己在做,但是供应链你要依赖别人去做,这个时候大家信不信任(就是一个问题)。愿不愿意把最好的产品给你,把最强的团队配置给你,把产能留给你等等,最后才是它愿意以什么样的成本给你。这部分你要跟一级供应链的合作伙伴打交道,200家左右,很多都是全球大的供应商,他相不相信你这个新的造车的能力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量产爬坡」还好,最大的坎是什么,对我们来说,我个人认为是即将到来的这个「服务」的坎。

如果让我说最重要的几道坎,第一个当然是组建团队,确保它有正确的文化,确保它是非常高标准的,有执行力的团队,这个基本上决定这个公司的一切。第二个坎是供应链、质量、成本。第三,我觉得是交付以后的服务,你服务的口碑。当人多了,用户多了,你能不能保持一样的标准,用户的需求、产品千差万别,能不能真正的让你的每一个同事、员工,都用一样的标准去服务千差万别的需求,我觉得这个坎还没有来到。

张鹏:刚才你提到量产交付觉得还好,不得不说一下,业界有一个说法,说你「重新定义了量产」?

李斌:对。我们公司的历史只有3年,全新开发的车,全新的团队,完全全新的正向研发,最核心的技术都是自己在做,全新的工厂,然后用了很多非常新的工艺,最新的芯片,完全新的软件。我为我们三年里面做到的事情,自己整体上还是为我们的团队感到骄傲。但是它不完美,肯定是不完美的。

量产交付确实也是很惭愧,即使我们前面准备了足够的余量,但我们就是没有做到按照我们最初的计划。目前来看,我们交付基本上推迟了1个月左右。这有很多方面的原因。这我并不担心。反倒觉得自己心理准备还不够的是服务体系的准备。

特斯拉在中国的第一年交了大概1000多辆车,但我们在几个月里要交10000辆车。从上到下,虽然我们公司目前有7000人,但是他们需要培训、演练,覆盖的层次也比较多,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尽快的把这一块儿补上。

豪华创业者的「偶像包袱」

张鹏:当初公布团队时候你说「如果说刚开始我认为蔚来汽车成功的概率只有5%,那么现在这个数字提升到51%了」。当时自己觉得只有5% 成功率你是怎么把他们「忽悠」过来的?

李斌:我是有自己的选择(也是一个双向的选择),我很少做三顾茅庐的事。首先我不能说假话,不能忽悠我不能自己觉得很难,我去跟别人说这个事很容易。然后也不需要做过多的游说,我基本上说清楚我要做什么,我认为机会在哪儿。比如张鹏怎么样,一起干吗,如果你说yes就ok,no就算了。

张鹏:这么直接?有没有哪个人你至少还费劲了?

李斌:没有,真的没有。当然也因为我认为费劲的他没来,真的是这样的。我追我太太的时候也是这样,当时我追她,然后我说怎么样怎么样,说完描述一下美好前景。然后怎么样,咱们交朋友吧。如果当时她稍微扭捏一下,这个事情就结束了。因为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这是事实。

张鹏:如果这回她打喷嚏说你骗我,我会公布的。下一个话题,8年前,易车上市的时候印象特别深,这8年,你没有什么变化,变了吗?

李斌:开始有白发了。

张鹏:但是我当时的感觉,人一辈子做一个上市公司,已经功德圆满了。你这个照片是8年前,上一次市还不够吗?你又做了一个更难的事。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样的心理决定要干更难的事?

李斌:可能有一些人不一定特别爱听,我从来没有把上市这件事情当成是一个不得了的事情,其实上市是公司的一次融资,毫无疑问地算是一个里程碑。但是它从来都不是一个公司的目标。

张鹏:不是一个终点。

李斌:肯定不是终点,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易车上市了,我第二天就回来干活了。我自己还是非常享受这个创业的过程,从有一个想法,你觉得这个想法很重要,然后能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充实,也能够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能够助力,那我觉得就去做,可能成,可能败,如果失败,你也愿意干,就去干,给自己设定一个更高的目标,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期许。

前两天我忘了是我发了哪一条朋友圈,然后有一个朋友留了一个叫做「归来仍是少年」,我觉得挺那什么的。我觉得可能还是要保持自己的一个进取心,然后能够去看自己的潜能到底有多少,看自己的天花板到底在哪儿。

张鹏:你对自己还是蛮虐的,在这个追寻的过程中,其实不是像咱们是说的那种云淡风清。你要放弃自己很多的生活,要面对很多的风险。比如说很多人觉得你是一个豪华的创业者,个人的财富早就不是问题,甚至于你做新的事情,不需要天使轮、种子轮融资,自己想做就做了。

但是「豪华创业者」其实一样面临着风险,甚至这件事情可能带来一些所谓的偶像包袱。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包袱,就是说李斌做的事肯定要成啊,而且要大成,如果不成,就是一世英名怎么怎么着,你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李斌:没有,我争取将来有这样的包袱,现在是没有。

张鹏:争取将来有,就是觉得以前还不够满足。

李斌:我认为我可以做到更好,倒不是说我以前做的事情不够有意义,我是觉得我可以做得更好。我肯定是连续创业,但是我不觉得这是豪华创业。其实你这一次买了彩票,不代表你下一次一定会中奖,我觉得连续创业不一定有更高的成功率。如果你去看全世界最知名的这些企业家创业者,其实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创业最成功的。

张鹏:越连续创业风险越大。所以你还是要干。这个我真的挺认同,有的时候聊天我们说,李斌做成了应该啊,你看他资源丰富,经验也丰富,有的时候真的像你说的,创业都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不能把任何一个创业的成功当成是理所当然,中间承担的风险对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次都是一样的。

李斌:我还是把它当成第一次创业。我觉得失败是大概率事件。

张鹏:要认识到这一点,也是让你肾上腺分泌的原因,刺激,如果连续的干越来越简单的事,估计你不干了。这么有风险的事,你肯定要自己做评估,比如说造车这件事,当你什么都没有,只有5%的成功率的时候,你觉得你身上有哪些气质让你去干这个事?

李斌:首先我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不是跟风、投机,并不是看到了某公司好像风头挺劲的,我自己要去做这个。我希望大家不要忘了,从2000年创办易车,从2012年开始构思蔚来的这件事情,我之前介由互联网行业,参与汽车行业已经12年了,我是见证了整个汽车行业在中国崛起的历史,而且也是其中的一个参与者。这可能是一个推动的力量,我觉得我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深思熟虑,知道我们做什么可能成功。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三年的时间去想很多的细节,然后搭建团队,开始正式的投入进来,所以事实上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比较深思熟虑的事情,并不是冲动的创业,这是很大的区别。

蔚来的路线图

张鹏:很多人都觉得,你其实是一个对细节很在意的人,他脑子里藏着一副出行地图。听你们合伙人秦力洪说,最早你连NIO house人员成本都核算好了?你自己构想的蔚来的这个前进的路线图,在这几年做下来,中间有什么东西有调整吗?

李斌:如果你去看我们15年给投资人的这个演示,就是说我们做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包括我们什么时候要出产品,如果你用3年以后,今天我们来看的话,你会发现没有什么变化。

张鹏:完美达成?

李斌:还是差一个月。当然,我们投资人基本上觉得年底能出货就不错了。在很多的细节方面,我们其实有过很多的调整,比如说去年,本来说今年只进10个城市,但是确实我们的用户来自于全国几百个城市,那我们今年就决定进入更多的城市。比如说中间有一段时间想让美国市场这部分单独去融资,后来我们觉得可能有一点太分散公司的精力了,后来还是保持了在一个公司,并没有做分拆融资。是有调整的。但是我们的初心没有变化,我们整体的计划都还是按照计划前进。

张鹏:按计划前进是不是让你觉得特别的有成就感?

李斌:这两年没有时间了,我以前去登山,去爬雪山,去徒步,我比较看重什么时间完成什么事情,我自己其实在小事情上,可能并不是一个特别守时的人,没有办法那么精准,比方说9点钟开会,我经常过5分钟才到。但是在大的节奏方面,在什么时间点要完成什么事情,这个大的节奏控制,这个方面我对自己还是满意的。「关键时刻的节奏」,我觉得这个对于很多事情来说都非常重要。

张鹏:刚才说你会按照计划前进。但是你的一些计划或想法,跟外界有很多的不同。在NIO house里面我看到什么「托儿所」、办公、还做seeds演讲。有的人说瞎搞这个干吗?搞发布会的时候,你花了很多的钱,请了很多的用户在到场,这里你的思维跟传统的人又不一样,这个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李斌:随着移动社交,随着人工智能等等技术的发展,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成本为0,延时是0。我觉得商业模式会发生非常多的变化,我认为商业的未来可能是以某一个产品和服务为连接的社区,我认为这是商业的未来。我们要做一个用户企业,要给用户创造愉悦的生活方式。

本质上来讲,我们希望自己是以车为连接,车为起点的社区。社区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人。其实我们在思考我们的产品和服务的时候,车肯定是一个起点,但是我们希望能够给我们的用户带来更多东西,满足他的很多需求,围绕这个去看看我们应该做什么。

张鹏: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思维,你在做汽车这样的一件事的时候,其实你在重新定义很多东西。不光是产品本身,包括作为一个企业,我到底要赢得的是什么,建立的是什么,这种重新定义其实是很难的。

李斌:一般都以失败告终。

张鹏:所以要能够把这件事做成,总要有一些所谓的赢家气质。你也可以说一说,作为一个企业要去重新定义他的核心气质,要坚持什么?

李斌:我只能说没钱肯定没戏,但是有钱也不一定有戏,这肯定不是赢家气质。我认为如果只是「会宣传」,宣传过头了,这个会物极必反,让人家觉得你不靠谱。「搞黑科技」,有很黑科技的公司,他很小众,也成不了。「不怕骂」我觉得还挺重要的。「性价比」跟产品定位有关系,到底是服务的性价比,还是产品的性价比。但是我觉得这个可能都不是最重要的。

其实所有的赢家气质,不管是新造车公司还是创业公司,我个人认为创业者的初心是最重要的,就是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这个很重要,你的出发点是什么。能不能忠于你的出发点,你是变成了狂风暴雨中的残花败柳,还是说你真的能够屹立在那儿,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不仅仅是新造车企业,所有的企业最终胜出的一定是这样的人。

能够坚持,但是这个坚持不代表顽固,我认为不是一回事。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最好不要变,变了就乱了。那你说我怎么达到目标,当然要因时因地制宜。

蔚来的李斌

张鹏:聊聊你自己,做蔚来的这三年,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李斌:我还是有变化的,原来我做易车,一直有一些遗憾。我们易车因为2000年就成立了,那个时候我很年轻,20多岁。开了一个发布会,我还记得我演讲的题目叫《电子商务就是服务》。后来互联网来了,我又欠了一些债,后来把账还了,我其实就是帮别人做网站、写网站、投广告,后来帮别人去做营销的系统,比如易车最早的车易通,就是帮经销商做数字营销的网上系统。其实因为生存,易车一直都有2B的DNA,我们做很多的业务,09年、10年才开始慢慢去做2C的变化。

这么多年,一直都有一点挣扎,所以我在做蔚来的时候,我希望我自己变得更纯粹。为什么提出来要做一个用户企业,其实就是回到我96年上大学的时候创业,2000年最早的易车。其实我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给更多的用户去带来不一样的一些东西,不一样的体验。所以蔚来应该说是我对自己的一个修正,就是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更纯粹的人,更加用户导向的人。

张鹏:你这个真的跟现实中我看到的情况一样,我觉得你很忙,过半天回我微信觉得很正常。但我看你在蔚来App里非常活跃,经常深夜还在评论或者回复用户,怎么回事?这是真人吧?

李斌:当然是真人。感觉现在自己稍微有一点有一点压力或者不那么开心的时候,我就会跟用户聊聊天,看看用户的留言。即使是骂我们的,我们也觉得开心。

张鹏:听说你个人的这个性格,因为我们都知道,平常你都是一个谦谦君子,大家说话很平和。听媒体讲,这几年你变得更有进攻性了,这个怎么理解?

李斌:不是我有进攻性,是媒体容易挑那个有进攻性的字眼。我觉得以前可能这方面很少,有的时候说一点真话,就会让人家觉得你可能有一点进攻性,也许是这个。

张鹏:你当年这个5%的时候,蔚来开始的时候你的战略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你。但是公司逐渐发展到一定阶段,团队也建起来了,你觉得你在公司里面的使命和定位是什么样的?

李斌:从我的角度来讲,在公司内部我们有好几个委员会,我是价值委员会的主席,企业观、价值观。

如果把所有的事情回到一件「什么是最重要的」,我觉得真正决定一个公司的是他们信奉什么东西,为什么走到一起,为什么一起奋斗,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说我只做一件事情,那还是跟人相关的,跟人的价值观相关的,我认为这个还是挺重要的。

为什么我希望变成更纯粹的人,这方面的思考未来可以跟你聊半天,我们怎么做的。我们的创新和在做的尝试非常多。如果从一个商业的角度来讲,对自己在蔚来的这件事上,希望完成两件事情,一个是成为一个用户企业。第二,真正的成为一个价值观驱动的公司,这两点都是我真正在这个公司里面,对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当然产品怎么定义,然后怎么研发,怎么制造等等,我当然会参与。但是我自己并不是会觉得制造不行了,我去拿一个行军床非要睡到产线上去,还不如把咬工人的蚊子的事情解决好,可能更重要一些。我觉得其实更重要的事情是真正的去自己相信的事情。

张鹏:就是确保这个公司的初心能够坚持、不偏航。

李斌:很难,所以我现在在提醒说,我们不要未老先衰,要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初心,为什么要做这个事。

张鹏:有的时候一个创业公司就是要不断的去平衡短期和长期的目标,刚才你谈到你的长期的目标,是要去做一个用户的企业,是要保持自己的初心。但是短期我们说三年的时间,你要达成什么样的目标?

李斌:我们已经有三年多了,现在的量产车交付了。如果再往后看三年,肯定会推出更多的产品,进入到更多的市场,然后营收越来越多,亏损会越来越窄,这都是能看得见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还不是在这些地方,如果从未来的角度来讲,这三年的时间,我希望我们能够真正的成为世界上用户满意度最高的公司。

, 1, 0, 13);